走进中国最后一个持枪打猎部落

2019-02-12 - 鄂伦春族

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全国的鄂伦春族人口数量为8659人。鄂伦春族被誉为“北半球渔猎民族活化石”,曾在长期狩猎生活中形成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。

居住在黑龙江黑河市爱辉区新生乡的鄂伦春族,却是我国最后一个保留狩猎习俗的部落,也是全国唯一合法持有猎枪狩猎的部落。

鄂伦春族可以持枪吗

鄂伦春族虽可持枪,但仍有法律约束。

后据了解,为防止鄂伦春族猎民的狩猎用枪外借、被盗、被抢和用枪威胁他人的现象发生,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在非狩猎期,公安机关都将猎民的枪支集中到当地派出所统一保管,实行枪、弹分离管理。到了狩猎期,符合配枪条件的猎民要与公安机关签订《猎民枪支管理责任书》,之后才能将枪支发放给猎民。

鄂伦春族可以持枪吗

黑河公安机关还对猎民配枪条件进行了严格的规定,比如,凡在黑河市爱辉区新生鄂伦春族乡居住的有农业户口的鄂伦春族人,狩猎收入占其生活总收入50%以上的,经当地林业部门发放狩猎证后才可以配发枪支。猎民狩猎必须人、枪、证相符,如违反此规定则收缴所持枪支。

此外,对这一枪支的管理,黑河还规定非常严格的“连坐制度”————爱辉区公安分局局长、主管局长、治安大队长、派出所之间必须层层签订《猎民枪支管理责任状》。这个责任状规定,如果持枪人发生违反枪支管理规定的或发生事故,除取消其配枪资格并追究责任外,同时必须追究签订责任状的管理责任。有了这些严格的管理制度,黑河的鄂伦春族猎民多年未发生过涉枪事故。

鄂伦春族可以持枪吗

 每到冬天的狩猎期,乡里的男人们就合计着上山打猎,一斤连皮肉最少20元,一颗卖给游客的野猪牙能有500元,而一头两岁的小野猪少说值个3000元,更别提早些年有时还能打着些“更值钱的”,至于是什么,乡人讳莫如深。

不少原本没有资格打猎的人,找着机会,就跟着关系好的鄂伦春猎人,搭伙上山分一杯羹。这些年政府对偷猎者的打击愈发严厉,拥有合法持枪证的鄂伦春族猎人,就是他们打猎的“保护伞”,奇货可居。可这样一来,原本十二杆枪对应着十二个猎人,也由此翻了几番。

最后小编认为,枪支固然是会对生命造成威胁的物品,持有枪支的人应当知法守法,将其用于正确的途径。

相关内容
  • 正月初一要给火塘磕头,鄂伦春族民俗礼仪知多少?

    正月初一要给火塘磕头,鄂伦春族民俗礼仪知多少?

    2019-02-12

    我国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之中,有很多少数民族都有着独特的民族文化,他们所拥有的民族文化和礼节有的和我们汉族很像,有的却自成一路形成了独特的完整的文化体系,但是我们对他们却不甚了解,像赫哲族、鄂温克族、锡伯族、鄂伦春族等民族人数较少,很多人对于他们生活习俗不太了解。但这些民族虽然小,但却都是中国很古老民族。

  • 恭王府灵异事件,那个住过恭王府的小伙子后来......

    恭王府灵异事件,那个住过恭王府的小伙子后来......

    2019-02-25

    恭王府是谁家的,起初是大贪官和珅的宅邸,后来又赐给了恭亲王奕忻,故称恭王府。那么恭王府花园里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?我们一起来看看!有人口述:这个故事是10多年前听说要租我奶奶家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和我说的,我记得那个叫戎宁的人,是学美术的,现在似乎是河北大学的教授。他刚毕业,在我祖母的家里和他的女朋友王某租了房子。

  • 梅姨案受害者儿子被找回 一人的母亲改嫁父亲已自杀

    梅姨案受害者儿子被找回 一人的母亲改嫁父亲已自杀

    2020-03-10

    本月13日,神秘人贩子“梅姨”案才有了最新进展,警方通报已找回2名被拐儿童。同案被拐儿童家长申学良称,这2名儿童不包括他儿子。申学良说:“我呼吁买我儿子的这户人家能联系我,我愿意谅解他,不追究任何责任,只要孩子过得好,身体健康,我非常愿意孩子在那边生活。然而这个好消息来得太晚,其中一位被拐儿童的父亲。

  • 梅花糕真的是梅花做的吗?进来看看!

    梅花糕真的是梅花做的吗?进来看看!

    2019-01-28

    梅花糕在中国是流传最广的糕点之一,而如今的梅花糕在继承传统制作方法的同时,也加入了小元宵、青红果、松仁等,使其口感更加鲜美。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小贩在街上卖梅花糕。江南地区的甜软糯梅糕是一种常见的小吃哦。梅糕起源于明朝,发展到清代,成为江南最著名的汉族特色糕点。据说,乾隆皇帝在下江南看到它的形状如梅花,色彩诱人。

  • 枪决女死刑犯张莉 枪决死刑犯现场过程记录

    枪决女死刑犯张莉 枪决死刑犯现场过程记录

    2020-03-10

    清晨七点半,牢门打开了,法警们依例问了她姓名、年龄等,随后让她站起来,先为她除下手铐,放在地上。法警们拿出长长的像筷子粗细的白色尼龙绳,说按法律规定,得把她的双手反绑,让她配合一下。她知道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。两个女法警从她身子两边分别抓住了她的两条胳膊,突然,使劲一用力,把她的胳膊往后拧了过来,使她的两只手腕交叉在背后。